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靈魂契約,契合靈魂,只要自己不解除,哪怕對方手段通天,都無法化解。

  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黃雞,之前只是神王,他是帝君,同樣沒辦法解決這種約定。

  為了防止這家伙變卦,出現反噬的現象,名師大陸就曾專門定下,即便對方可以脫離天道之冊,也無法掙脫靈魂間的約定啊!

  “靈魂契約,的確無法從識海中分裂出去,但我融合了連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氣體,將這種契約化解掉,并不難……只要有足夠力量,轟擊契約所在之處,就能做到!”

  狠人道。

  靈魂契約,是建立在天道基礎上的,特殊力量連神界天道都能化解,化解個靈魂契約,只要處理得當,又有何難?

  “原來如此……”張懸目光一閃。

  “和你說這么多,也算感謝將我帶到神界了!”

  解釋完,狠人不再多說,身上的氣息愈發的亙古悠遠,身后的黑洞變得更加巨大,顯然說話的功夫,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,做了滋補。

  “張懸,黑洞吞的越多,他的實力越強……”

  洛若曦也發現了不對勁,急忙傳音過來。

  “準備動手吧!”心中疑惑盡消,張懸深吸一口氣,手中長劍,陡然揚起:“既然如此,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!”

  轟隆!

  最強大的劍意,再次施展而出。

  生當復來歸,死當長相思!

  生死皆不在乎,又有何事可以阻攔?

  這一招劍法,雖然是沒達到帝君領悟的,卻蘊含了心中的一切執念,將體內的天若有情功法,發揮到了極限。

  呼!

  一劍將狠人的攻擊,斬成兩半。

  同一時刻,洛若曦也出手了,玉手翻滾,劍芒如雪。

  她的劍法和劍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,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,和大道自然的瀟灑。

  “你們的招數是很厲害,但對比我,還是差了些……”

  輕輕一笑,狠人再次向下抓來。

  一瞬間,遮天蔽日,手掌將天地都籠罩了,空間碎裂,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來。

  噗!噗!

  張懸和洛若曦同時倒飛而出,人在空中鮮血狂噴。

  以二人的實力,竟然抵擋不住!

  這家伙到底達到了何種境界?

  “放肆!”分身大步踏來,每走一步,就有蓮花綻放,虛空中帶著流水的聲音。

  遠遠看去,逼格十足。

  煉化九天混沌金蓮,他的修為比起張懸,絲毫不弱。

  一拳揚起,力量沖上九天。

  和狠人對碰,同樣倒飛而出,擋不住一招。

  張懸捂住額頭。

  成就帝君了,分身依舊不改裝逼的本性……

  這么絢麗的裝逼,還不如將力量集中起來,威力更大!

  “一起出手,不然,他們死了,我們都會死……”

  小黃雞一聲大喝,赤紅的的火焰燃燒,天空都像被點燃。….剩下六大帝君,也各自施展手段。

  七位帝君聯合,毀天滅地,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擋不住,但對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,攻擊來到跟前,黑洞陡然變大,眨眼功夫就將力量吞噬干凈,緊著著反擊而出。

  嘭嘭嘭嘭!

  七位帝君和張懸等人一樣,倒飛而出。

  十大帝君,聯合在一起,竟然都沒擋住對方一招!

  這家伙,怎么會這么強大?

  “你們可以死了……”

  一招擊潰眾人,狠人向前一步,手腕一翻,再次拍了下來。

  “鼠輩敢爾!”

  伴隨一聲大喝,之前劍神天的那位老者,突兀出現,擋在面前,手中長劍化作銀河。

  “帝君?他也是帝君實力?”

  張懸瞳孔一縮。

  這位老者當初跟在青年身后,本以為只是個隨從,最多封號神王,施展出力量才發現,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強者!

  如果他是帝君,那位青年,是什么?

  “他本身就是劍神天的帝君……”掙扎站著身來,洛若曦咬牙道。

  “那……傳我劍法的青年呢?”張懸再也忍不住。

  “他是……”洛若曦剛想回答,空間一陣扭曲,隨即看到劍神天的這位帝君,同樣倒飛了出去,落在不遠處,砸出一個大坑。

  張懸現在的實力,和對劍道的領悟,遠超過他,都抗衡不住,他即便修為不弱,劍術高明,依舊不是對手。

  “哈哈,帝君,一群土雞瓦狗而已!今天我就滅了九天,滅了這神界,將一切規則踏平!”

  將劍神天的帝君擊敗,狠人瘋狂大笑,四周的空間不停坍塌,襯托的他如妖如魔。

  “怎么辦?”張懸拳頭捏緊。

  剛才他和分身,都施展出最強戰斗力了,甚至眼前的洛若曦,也將最強招數使用了出來,都沒擋住對方的一招……

  難道神界,真的沒人能夠擋住眼前這位?

  任由他將世界毀滅?

  “唯一的辦法……是將你的天道有缺,回歸天道本身,讓天道將他鎮壓……”洛若曦秀拳捏緊,眼眶泛紅。

  “回歸天道本身?”張懸知道她的意思。

  腦海中的圖書館,本身是天道的一部分,一旦回歸,天道就等于徹底完整了,或許就可以修復漏洞,自我將狠人排斥出去。

  就好像人體的免疫系統。

  免疫系統完整,病毒來了,輕易驅趕;壞了,抵抗不住病毒入侵,再強壯的人,也會因此死亡。

  只是……

  “他太強大了,即便天道恢復完整,也無法鎮壓吧!”張懸搖頭。

  病毒,免疫系統是可以斬殺,但……猛虎呢?

  再強的免疫系統,又有什么辦法?

  眼前這位,只是普通神王,哪怕封號,天道都可以輕易殺死,可比帝君都要強大……已然不是天道可以抗衡的了。

  “這……”洛若曦停頓了一下,潔白的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:“是啊……沒辦法鎮壓,但是,天道完整,他就能醒過來,斬殺這位,并不難!”….“他?”張懸皺眉。

  “我帶你去見他,就在自在天……”深吸一口氣,洛若曦一咬牙,轉身就向前飛去。

  “想逃?”狠人冷哼,向下一按。

  嘭!

  洛若曦從空中墜落。

  “你……”張懸劍法再次施展出來,劍意輝煌而出。

  叮叮叮!

  再次被狠人擋住。

  “你們快走,我來擋住他……”

  知道他們再想拯救神界的方法,而不是逃走,分身和不死帝尊,一聲大喝擋在前面,洛七七也搖身一變,回歸靜空珠本體。

  四周的空間凝固起來。

  “走!”

  見眾人奮不顧身擋在后面,無畏懼死亡,張懸眼眶一紅,不過,也知道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,一拉洛若曦,身體一晃,劃破空間,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自在天的范圍。

  自在天現在已經沒了之前的自在,神界崩塌,四處一片混亂。

  “你說的他,在哪里?”

  沒空去觀察普通人的生活,張懸看向懷中的女孩。

  如果她說的那人,真能拯救神界,自己犧牲又何妨!

  “他是我的父親,你吊墜中的血液,就是他的,不死帝君,曾是他的獸寵……”洛若曦調息了一下,解釋道。

  “父親?”

  張懸恍然大悟。

  難怪一直覺得吊墜中的血液和洛若曦相似,卻又不同,原來是她父親的。

  這樣也就解釋了,為何不死帝君留下的那道意念,看到吊墜后,立刻認自己為主。

  “你父親也是帝君?或者擁有超越帝君的實力?”

  忍不住道。

  圖書館混亂,是吊墜中的血液,讓自己恢復清醒,難不成,不僅她是帝君,父親也是,甚至更加強大?

  如果是這樣的話,又為何會昏迷?

  又需要天道有缺,才能讓其清醒?

  “他不是帝君,而是……天道!”

  洛若曦秀拳捏緊。

  “天道?你父親……是天道?”張懸一震,不敢相信。

  “是!五十年前,父親抵擋不住那只大手,陷入昏迷,天道崩散成三部分,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,進入空間亂流,我代為掌控天道自然,維持神界的平衡。想要讓他恢復,只有將散開的部分收集……所以,我才如此決絕,不能失敗!才專門進入名師大陸,研究春秋大典,想辦法戰勝孔師!和孔師戰斗的時候,拜托他的事,也是這個。”

  洛若曦道。

  張懸恍然。

  名師大陸剛認識不久,眼前的女孩,就和自己講述過她的故事,要救一位至親,自己當時還不明白,現在才恍然大悟。

  竟然是她父親,而且還是神界天道!

  天道真的能夠化成人形,并且生兒育女嗎?

  “代為掌控天道自然……你體內,沒有天道碎片?”突然,意識到她語言中的不對勁,張懸看過來。

  代為掌控,和自己這種融合在體內,是兩種概念。….“我只是掌控,并不是天道的一部分……”洛若曦道。

  張懸松了口氣。

  這樣說起來,只需要自己將天道有缺剝離出來就行了,并不需要她也死亡。

  盡管這種命運,不愿意接受,卻也不愿意眼前的女孩,受到傷害。

  “我將體內的天道有缺剝離出來,你父親就能活過來,甚至將狠人擊殺是吧?”張懸看來。

  “這……我也不確定……”

  抬頭看了看已經崩塌的神界,洛若曦遲疑。

  神界是父親的根基,現在根基都這樣了,就算清醒,真的能夠將那個強大的狠人擊敗嗎?

  真不好說!

  “看來你也不能肯定,既然如此,求人不如求己……我們只有自己想辦法!”張懸咬了咬牙:“你、我、分身,聯合九天九帝,如果在配合上孔師,未必不能獲勝!”

  “孔師?他……”洛若曦皺眉。

  “孔師已經死了是吧!他并未真正死亡,如果猜的沒錯,他被你斬殺,只是用來脫離天道的方法……不出意外,他應該和魏長風一樣,是!”

  張懸道。

  看到魏長風,就明白過來,孔師所謂的保持靈智,應該和他一樣,是先天胎魂體。

  可以做到胎中不迷。

  再加上提前留下的后手,復活,只是時間問題。

  洛若曦愣住,似乎她沒想到,會是這樣。

  “過去看看就知道了,猜的不錯,他應該已經恢復,不然,他的那些學生,不可能連潮汐海都沒去……”張懸道。

  孔師的那些學生,子淵古圣等人,個個實力強勁,就算沒有帝君幫助,也必然有辦法進入潮汐海,可卻一個都沒見。

  必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,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無暇顧及的時候去做!

  而這種重要的事,明顯就是讓孔師恢復。

  “這……”洛若曦心中一震,恍然大悟。

  “走吧!”

  不再解釋,單手一劃,張懸重新來到孔師居住的所在,果然看到一個老者盤膝懸浮在空中,見他們來到,微微一笑:“來了!”

  不是孔師,又是何人!

  這位萬世之師,果然沒讓自己失望!

  和猜測的一樣,趁著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的時候,重新復活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洛若曦嬌軀一震。

  她知道帝君可以復活,不死帝君也活過來了,但……沒想到速度這么快!

  “我隱瞞天道,提前就準備了后手,幽魂池中的那個沒有名字的巨人,就是我留下的,當日被你斬殺,我借機擺脫了天道的束縛,重新凝聚肉身,現在也剛剛恢復罷了!”

  孔師微微一笑。

  他精通時間能力,看起來神界只過了一、兩天,實際上為了恢復力量,經歷了不知多久。

  幾十年的時光,都有了。

  “我們三人的實力,是很強,但想要勝過狠人,也沒那么容易……”….見孔師果真恢復,洛若曦依舊搖頭。

  不是漲他人威風,滅自己志氣,而是事實。

  剛才這么多人聯合,都沒擋住對方,即便增加一個孔師,又能如何?

  同樣改變不了局面!

  “我們單個的實力,甚至聯合在一起,的確不是對方的對手,但……如果將所有人的力量,都融合在一個人的身上呢?”

  孔師笑著看過來。

  “融合在一個人身上?”

  這次不光洛若曦皺眉,張懸也滿是疑惑。

  “那個手掌能夠撕裂神界,將天道都打散,實力之強,不容置疑,狠人將這股力量全部吸收,又吞噬了神界五十年的靈氣,單憑實力,我們十幾位帝君,單個拿出來,的確不是對手……”

  孔師道:“但聯合在一起,將力量集中在一人身上……就未必了吧!”

  “如何集中?”

  洛若曦看過來。

  說的簡單,做起來難。

  帝君已經站在神界最巔峰了,如果這么容易吸收別人的力量,她也不至于這么多年,停滯不前。

  “很簡單……我們將身上的力量,集中在張懸身上,一旦他能沖破帝君桎梏,就能救下神界!”

  孔師道。

  “我?”張懸一愣:“為什么是我?”

  “靈犀帝尊修煉的是自由自在,超脫自然!但有了父親和天道的制約,有了牽掛的人,就永遠沒辦法真正超脫!如果我沒看錯,當初和我戰斗的時候,你也曾放棄過,打算被我斬殺吧!”

  孔師道。

  洛若曦說不出話來。

  戰斗的時候,的確有過這種打算,所以二人的交手,剛開始的時候,各自留著后手,宛如切磋,不像生死搏斗。

  “無法超脫,自然也就發揮不出最強力量,即便給與再多的真氣,同樣無法沖擊那至高的境界!至于我……”

  孔師點頭道:“心懷蒼生,想要普度天下,卻不愿意別人為我犧牲,仁慈太多,也是缺點!如果心狠一些,將異靈族滅族,就不會有現在的局面……”

  當初如果能將異靈族人全部滅殺,狠人就不可能復活,也不會有現在的情況。

  “所以,我也不適合!而張懸,功法順心,沒有缺陷。講究活出自我,哪怕身死,只要活得無愧,就心中坦蕩。這種人擁有更大的包容,更大的發展空間,只有這樣,才能走的更高,更遠!”

  孔師繼續道。

  生當復來歸,死當長相思!

  連死亡都不在乎,又怎么會被其他事情所羈絆?

  “這……”張懸皺眉,正想說些什么,就見孔師目光炯炯的看過來:“不用推辭了,先說時間來不及,去培養其他人,就算來得及,我也覺得未必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!靈犀帝尊體內雖沒有天道碎片,卻常年掌控天道,對天道有著屬于自己的理解;我掌控天道有序,如果我們將力量灌輸給你,你體內就會擁有完整天道的力量!配合上分身的九天混沌金蓮,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,掌乾坤,戰九霄,滅萬物!”….“好吧!”

  見對方已經做出決定,自己解釋再多也無用,張懸點了點頭。

  轟隆!

  盤膝做好,一眨眼功夫,兩股雄渾的力量,就從兩側灌涌而來。

  張懸全身一僵,整個人仿佛剎那間化身天道,翱翔在九天之上。

  靈魂、肉身、真氣,都在瞬間得到了洗禮,越來越強,越來越雄渾。

  ……

  “你們也想攔我?也好,殺了你們,再去將張懸斬殺……”

  將洛七七和分身等人拍飛,狠人冷冷一笑。

  分身和諸多帝君聯合施展而出的力量,的確很強大,不過,和他比,依舊弱了一些。

  潮汐海將神界出了城市外的靈氣,幾乎全部吞噬干凈,現在這些力量,都化作他的寄養,舉手投足,帶著毀滅天地的能力,這些帝君、神王,盡管代表了神界最巔峰,依舊不堪一擊。

  此時的狠人,仿佛代表了整個神界,無人能擋。

  “神界滅亡,我們活著也沒意義,我云螭,與你同歸于盡……”

  云螭大帝變化出本體,一頭巨大的五爪金龍,凌空向他撲了過去。

  “就你?不配!”

  狠人手掌一捏,金龍就掛在掌心,無論如何掙扎,都逃脫不掉。

  “老友,等我!”

  扶猛帝君也一聲大吼,變化出白虎本尊,凌空來到跟前。

  不死帝君,不死火鳳本尊顯示出來,火焰照耀天空。

  玄冥大帝,本尊乃一頭大龜,宛如托舉著諸天。

  四大神獸,鎮守神界四極,同時變化本體,崩塌的神界,都變得緩慢下來。

  乾坤仿佛在瞬間定住。

  嘭嘭嘭嘭!

  連續四掌,狠人將四獸鎮壓下來,眼中閃過一道濃烈的殺意:“既然你們找死,我就成全你們……”

  咆哮聲中,正想下死手將眾人全部抹殺,就感到揚起的手臂一緊,在空中停了下來。

  “想要殺他們,問過我沒有……”

  隨即,眾人震驚的目光中,一個人影從空中緩步走了出來。

  正是張懸!

  此時的青年,全身力量澎湃,比剛才強大了十倍不止,自天而來,宛如整個人就是一個世界。

  “進步了不少……”

  狠人停了下來,目光凝重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